孫學軍教授駁最近對氫水的質疑

放假期間,對氫水的質疑又開始增多,但是提出的問題并沒有新意,無非是這些,氫氣不溶解于水,用氫水并不能補充氫氣,這個問題并沒有否定氫氣的作用,因為大家都知道2007年《自然醫學》關于氫氣吸入治療疾病的報道。另一個就是說腸道內細菌可以產生大量氫氣,為了渲染氣氛,甚至說氫氣就是屁,讓人惡心或者惡心人。再就是氫水效應的宣傳缺乏依據。提出這些問題的人雖然幾乎是遠離學術者,但是引來了眾多關注者,已經被大型媒體轉發,不得不重視。

一、氫水中氫氣含量很少,吸收也不多,怎么會有用?

氫水中氫氣濃度并不少,而是足夠可能產生作用。

氫水中氫氣雖然不多,但從生物學角度來看,一點都不少。氫氣在水中的溶解度和氧氣類似,魚能吸收水中的氧氣,就是依靠氧氣在水中的溶解。氫氣在水中的溶解度很小,1升水里最多可以溶解1.6毫克,如果采用加壓或納米氣泡等技術,可以增加幾個倍數,達到5毫克以上。毫克雖然不是大的質量單位,但對于氫氣來說,這是相當多的數量。因為2毫克氫氣就是2毫摩爾,氫水的溶解度大約是0.8mM,這個濃度在生物學上是非常非常高。因為一般的生物活性物質,例如常見的激素,在人體內的濃度是這個濃度的1%以下。生物學效應最重視的是劑量,劑量主要的計量單位是摩爾濃度,因為這個濃度是反應一定體積的范圍內分子數量多少的單位。

二、人腸道內細菌可以大量產生氫氣,利用氫水補充沒有意義。

人體內氫氣并沒有那么多,氫氣產生多少要依靠測定,不是依靠猜測。氫水是否有用更不是靠猜測,要依靠研究證據。

這個問題的潛臺詞是認為氫氣有作用,但氫水并不是有效的給氫方法。目前氫氣醫學研究論文近1000篇,其中原創性研究論文,就是研究氫氣治療疾病效應的細胞和動物研究論文也超過500篇。其中采用吸入氫氣的不足三分之一,大部分都是使用氫水,有的是通過飲用,有的是通過注射氫水。就是說氫水給氫氣的辦法是經過大量醫學研究證明的給氫氣方法。腸道內細菌產生氫氣也是氫氣醫學研究非常關注的科學問題,也有人通過增加腸道內細菌產生氫氣實現氫氣的醫學效應。如何看待腸道內細菌產生氫氣的作用是一個重要的問題,但并不是反對氫水效果的簡單證據,至少不能因為這個原因就否定氫水的方法。

有人更很的說法是腸道內細菌可以產生12升氫氣,其實這個是早期研究腸道菌群的學者一種推測,后來已經有研究證據推翻了這個說法,但仍然被一些堅持反對氫氣醫學的斗士們作為重要武器。真正的檢測體內氫氣多少方法,是測定人的血液和呼吸氣體中氫氣的含量,結果表明氫氣十分少,而且每個人的含量都不同。人體產氫很有限,否則宇航員生活在密閉空間內不是非常危險了。通過飲用氫水,從呼吸氣體中檢測氫氣濃度會迅速大量增加。說明來自腸道內的氫氣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多,通過飲用氫水來補充是可行的方法。

當然,氫水只是唯一給氫的方法,從劑量角度考慮,吸入氫氣可以獲得更高劑量的氫氣,吸入也是氫氣醫學的一種重要的手段和方法。不過從應用角度看,吸入是接近醫療的方法,并需要采用專業的設備。氫水則是一種簡單的飲料,可以歸類為功能飲料,進入千家萬戶的門檻比較低,所以現在市面上有大量氫水和氫水相關產品。

人體會產生多少氫氣是很早就被學術研究的內容,如這個1969年《新英格蘭醫學雜志》的文章摘要,可以看出人每分鐘大約產生0.24毫升氫氣,大約每天300毫升左右,即使是吃乳果糖這種能大量促進氫氣產生的物質,也只有每分鐘1.6毫升,并不是有人聲稱的可以每天達到13升。Technics employing intestinal infusions of gas were used to study H2production in the human intestine. The volume of H2 in the bowel of 10 normal subjects varied from 0.06 to 29 ml. H2 production, which averaged 0.24 ml per minute in the fasting state, sharply increased after intestinal instillation of lactose to a mean peak rate of 1.6 ml per minute. Ingestion of food also increased H2 production by seven-fold to 30-fold. In the normal intestine, more than 99 per cent of H2production was colonic, but small-bowel production was increased in a patient with excessive numbers of small-bowel bacteria. H2production in man is primarily dependent upon the delivery of ingested, fermentable substrates to an abundant intestinal flora that normally is present only in the colon.A mean of 14 per cent of the total H2 production was excreted by the lungs, and rates of breath H2 excretion and H2 production correlated well (r = 0.94). Respiratory H2 excretion can therefore be used as an indicator of intestinal H2 production.Micheal D. Levitt, MD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1969;281:122-127/July 17,1

三、宣傳氫氣醫學缺乏科學依據。

事實是,氫氣醫學有充分的科學證據,一點都不缺乏。

目前中國學術研究論文已經超過500篇,國內大量醫學研究機構如第二軍醫大學、第四軍醫大學、天津醫科大學、復旦大學、上海交通大學、中國科學院、北京大學、北京工業大學等都有學者參與氫氣醫學研究,一些院士也有氫氣醫學研究論文發表。從2010年后,氫氣生物醫學領域的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已經有近90項。畢業的博士碩士研究生幾百位。我從2008年3月開始在科學網上寫博客,主要的目的就是宣傳氫氣醫學研究,并取得了很不錯的效果。從2015年開始寫公眾號(氫思語),已經寫了1000多篇氫醫學科普文章,2013年我們也出版了《氫分子生物學》書,2015年出版了英文《氫分子生物醫學》著作。如果有這些工作還是缺乏科學依據,那么也就無言了。

對一種新現象產生疑問,提出質疑是應該鼓勵的,真相都是在反復爭議過程中被公眾接受的。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種質疑也說明現在氫氣醫學的影響在不斷擴大,未來質疑的情況會越來越多,但我希望能提出更尖銳更嚴厲的質疑,這樣也可以讓我們能不斷進步。

關于作者
關注氫分子生物學應用行業動態,致力提供行之有效的慢性病預防方案,健康生活,從每天一杯超飽和氫水開始!
龙龙龙在线客服 nba比分90wim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数 吉林十一选五 最好的投资理财平台 广东十一选五*软件 重庆时时彩现场开奖直播 3d开奖号码走势图 体彩竞彩足球比分赔 股市行情300793 六合秒秒软件 安徽有哪几种麻将 888皇冠足球比分网 欢乐麻将在线玩 乐天盈股票配资平台 真人卡五星麻将下载 电竞比分网1zplay手机